為什麼新南是水鳥樂園?

臺灣-候鳥遷徙中繼站

小小的臺灣,有600多種鳥類!其中接近70%的物種屬於遷徙性的候鳥。牠們每年循著固定的路線,年復一年地在繁殖地與度冬地間往返,雖然並不終年待在臺灣,卻在季節交替之際,為農田、濕地帶來一幅最美麗的風景。
黑面琵鷺

黑面琵鷺

 

候鳥遷徙路線
各種候鳥的路線遷徙並不相同,但仍可依其涵蓋的地理範圍,大致分為數條主要路線。遷徙經過臺灣的這群候鳥,共享了北起西伯利亞、南至紐澳的「東亞-澳洲遷徙線」。
在遷徙過程中,多數鳥類仍需覓食、休息甚至是換羽,而臺灣落在「東亞-澳洲遷徙線」的中心位置,正巧具備多樣化的棲地供候鳥補充體力,是這條遷徙線上重要的中繼站 (stop-over sites)。


全球鳥類八大遷徙線。臺灣落在東亞-澳洲遷徙線 (East Asia / Australasia) 的中心位置 (本圖取自BirdLife International)


迎接候鳥們的蘭陽平原

​蘭陽平原位於臺灣東北部,被雪山、中央兩山脈環抱,濕潤多雨、水分豐沛,尤其冬季,淋雨就跟喝白開水一樣平常。
新南
這裡正是秋冬時分迎接南遷候鳥的第一站。平原上村落、水田、埤塘、魚塭,與森林、河川、沼澤交互錯落,形成極富「里山精神」的農村地景,擁有多樣化的棲地供候鳥棲息。同時,宜蘭保留了北台灣日漸稀少的大面積水田,是遷徙性水鳥的重要度冬地,太平洋金斑鴴、高蹺鴴、東方環頸鴴、黑腹濱鷸、小水鴨…數量皆在千隻以上。就連國際大明星—黑面琵鷺,也穩定在宜蘭水田度冬。
​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加上優異的棲地環境,不僅讓宜蘭縣「鳥」田滿滿、「鳥」雲密佈,更是全臺灣鳥類物種豐富度 (species richness) 第二高的縣市 (ebird, 2017)。
金斑鴴

金斑鴴

 

高蹺鴴

高蹺鴴

 

宜蘭水鳥最大熱點-蘭陽溪口
​蘭陽平原的三條好漢—蘭陽溪、宜蘭河及冬山河,流經不同鄉鎮,最後聚在一起,形成廣大的蘭陽溪出海口。這裡幅員遼闊、地勢低窪、泥沙淤積旺盛,擁有大片沼澤濕地,是遷徙性水鳥的天堂。
蘭陽溪口早年的調查中(至1997年6月止)總共在蘭陽溪口調查到235種鳥類,其中遷移性水鳥就佔了全部紀錄的三分之二;而在1996至2017年的賞鳥報告中,蘭陽溪口累積的觀察鳥種仍超過224種,是現今宜蘭縣最大的鳥類熱點 (ebird, 2017)。
蘭陽溪口
 
宜蘭縣壯圍鄉新南村

早在民國61年,交通部觀光局便將此處規劃為臺灣第一座「雁鴨保護區」,其後經過多年來保護區系統的重新規劃與調整,最後由宜蘭縣政府於民國85年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,將此處劃設為「蘭陽溪口水鳥保護區」。這裡的自然資源與濕地生態系也受到國際認可,被國際自然資源保護聯盟 (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, IUCN) 列入臺灣12大濕地之中;國際鳥盟 (BirdLife International, BI) 也將蘭陽溪口劃設成為臺灣55個「重要野鳥棲地」(Important Bird Area, IBA) 之一 (BirdLife International, 2017)。


新南村

​新南緊鄰著蘭陽溪,與出海口距離約三公里,與「葛瑪蘭橋–國道五號」這個河段更是只有一「牆」之隔,在蘭陽平原農舍氾濫的現況下,仍難能可貴地保留下大片連綿的水田。

從空照圖可清楚看見,新南 (圖中大片水田處) 與蘭陽溪距離非常近
 

新南的湛水田-水鳥們的樂園

水田可提供多種鳥類作為替代性棲地,例如在滿潮期間,無法利用沿海灘地的水鳥會轉而利用陸域水田覓食;而在沿海濕地不斷劣化、流失的現況下,水稻田也成為許多水鳥的重要度冬、覓食棲地。因此,水田在鳥類保育上,特別是針對遷徙性水鳥之保育時,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。
農人的耕作行為模式是影響鳥類使用水田棲地的一大因子,如放水的深淺、抽放水的時辰以及收割後稻稈的處理方式,皆會影響水田中的養分供給,進而影響棲息其中的鳥類物種及數量。
水田

水田碰上藍天白雲,美得非常不真實

 

新南保留了大面積連續的「湛水田」,「湛水」是一種水稻田的灌溉管理方式,使田中水位長時間維持一定深度,可改良土壤性質,以利水稻生長。這正是臺灣最主要的候鳥族群-冬候水鳥喜愛的環境。而「大面積連續」更是許多國內外研究強調的重點,指出水鳥不論停棲、覓食、繁殖,在大面積連續的棲地上「表現」都比小面積或破碎化的棲地來得好。
 
湛水田

新南大面積連續的湛水田

 

彩鷸

在湛水田繁殖的彩鷸

 

宜蘭地區因冬季低溫多雨,是臺灣少見採一年一期稻作的農業區,農田到了秋天即休耕放水,呈湛水狀態到隔年春天。新南大面積的湛水田,形同大片的濕地,加上緊鄰蘭陽溪的「地利之便」,吸引許多喜愛水田環境的鳥類居住、停留,根據ebird資料庫(2017)1999至2017年之賞鳥報告,新南總計累積了174種鳥類的觀察紀錄。

東方環頸鴴與黑腹濱鷸混群新南的東方環頸鴴與黑腹濱鷸混群

 

 

總結

綜合以上,尺度由大到小、抽絲剝繭地探討,我們得知:(1) 臺灣在鳥類遷徙路線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(2) 宜蘭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與環境,鳥類數量及種類相當驚人,其中蘭陽溪口是最大的水鳥熱點。(3) 水田是優良的水鳥棲息環境,尤其宜蘭冬季湛水休耕,更為合適。(4) 棲地面積越大越連續,對鳥類越好。(5) 新南鄰近蘭陽溪口,同時保有大面積連續的水田,棲地條件甚佳!
這就是為什麼新南擁有鳥田、鳥雲,並經常出現難得一見的「好鳥」。也正是新南值得、且應該進行棲地保育的理由。
​更別忘了,除了新南,還有許多珍貴的水田棲地,如黑面琵鷺穩定度冬的竹安、雁鴨數量驚人的利澤簡、擁有美麗森林守護的內城,需要我們的重視及投入。棲地保育不是一片田、一個社區的事,「遍地開花、連成一氣」才是正解。
小天鵝

2016-17 冬季的「好鳥」—小天鵝

 

 

參考文獻
  •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(2014)。台灣鳥類名錄。中華民國野鳥學會。
  •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自然保育網〈2017〉。蘭陽溪口水鳥保護區。2017年3月22日,取自http://conservation.forest.gov.tw/0000139/
  • 林大利、呂翊維、邱柏瑩、林昆海、林瑞興(2016)臺灣新年數鳥嘉年華監測臺灣冬季鳥類相之2015年成果。台灣生物多樣性研究,,18(1),69–92。
  • 荒野保護協會(2009)。「宜蘭國家重要濕地」社區巡守與監測培植計畫執行報告書。宜蘭市98年度國家重要濕地生態環境調查及復育計畫。
  • 劉小如、丁宗蘇、方偉宏、林文宏、蔡牧起、顏重威(2010)。台灣鳥類誌(上)(26–29頁)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。
  • 賴家欣(2012)。宜蘭地區冬季收割稻田的水鳥分布及其與環境之關係。國立臺南大學生態科學與技術學系環境生態碩士班碩士論文。全國博碩士論文資訊網。
  • 蕭木吉(2014)。臺灣野鳥手繪圖鑑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。
  • BirdLife International (2017). Lanyang River Estuary. Retrieved March 22, 2017, from http://datazone.birdlife.org/site/factsheet/lanyang-river-estuary-iba-taiwan-(china)/
  • BirdLife International (2016). Migratory Birds and Flyways. Retrieved March 22, 2017, from http://www.birdlife.org/worldwide/programme-additional-info/migratory-birds-and-flyways/
  • Boere, G.C. & Stroud, D.A. 2006. The flyway concept: what it is and what it isn’t. In: G.C. Boere, C.A. Galbraith & D.A. Stroud (eds). Waterbirds around the world. The Stationery Office, Edinburgh, UK. pp. 40-47.
  • East Asian-Australasian Flyway Partnership (2016). The Flyway. Retrieved March 22, 2017, from http://www.eaaflyway.net/about/the-flyway/
  • Day, J. H., & Colwell, M. A. (1998). Waterbird communities in rice fields subjected to different post-harvest treatments. Colonial waterbirds, 185-197.
  • Ebird. (2017). eBird: An online database of bird distribution and abundance. Retrieved March 22, 2017, from http://ebird.org/ebird/hotspots/
  • Elphick, C. S., & Oring, L. W. (1998). Winter management of Californian rice fields for waterbirds. Journal of Applied Ecology, 35(1), 95-108.
  • Elphick, C. S. (2010). Why study birds in rice fields?. Waterbirds, 33(sp1), 1-7.
  • Elphick, C. S. (2015). A history of ecological studies of birds in rice fields. Journal of Ornithology, 156(1), 239-245.
  • Fasola, M., & Ruiz, X. (1996). The value of rice fields as substitutes for natural wetlands for waterbirds in the Mediterranean region. Colonial Waterbirds, 122-128.
  • Ibáñez, C., Curcó, A., Riera, X., Ripoll, I., & Sánchez, C. (2010). Influence on birds of rice field management practices during the growing season: a review and an experiment. Waterbirds, 33(sp1), 167-180.
  • King, S., Elphick, C. S., Guadagnin, D., Taft, O., & Amano, T. (2011). Effects of landscape features on waterbird use of rice fields.
  • Kirby, J. S., Stattersfield, A. J., Butchart, S. H. M., Evans, M. I., Grimmett, R. F. A., Jones, V. R., O’Sullivan, J., Tucker, G. M., Newton, I. (2008) Key conservation issues for migratory land- and waterbird species on the world’s major flyways. Bird Conserv. Int. 18 (suppl. 1), S49.
  • Márquez-Ferrando, R., Figuerola, J., Hooijmeijer, J. C., & Piersma, T. (2014). Recently created man-made habitats in Doñana provide alternative wintering space for the threatened Continental European black-tailed godwit population. Biological Conservation, 171, 127-135.
  • Strum, K. M., Reiter, M. E., Hartman, C. A., Iglecia, M. N., Kelsey, T. R., & Hickey, C. M. (2013). Winter management of California's rice fields to maximize waterbird habitat and minimize water use. Agriculture, ecosystems & environment, 179, 116-124.
  • Tourenq, C., Bennetts, R. E., Kowalski, H., Vialet, E., Lucchesi, J. L., Kayser, Y., & Isenmann, P. (2001). Are ricefields a good alternative to natural marshes for waterbird communities in the Camargue, southern France?. Biological Conservation, 100(3), 335-343.